第百五十四話 戰後處理Ⅰ

「這樣就可以了吧」


看著種植在王家直轄地田地裡的蕃茄苗。

種下的苗一共有五十株。


總之,我吃的分已經確保了。

蕃茄是家庭菜園中必然會出現的植物,所以我知道栽培方法。


但是因為不知道這個世界的蕃茄和我知道的蕃茄是否一樣,所以有必要先看看它的成長過程。



「但是……奇利西亞人不是把它作為觀賞用植物享受的嗎?為什麼知道這是蔬菜呢?」


我向拉蒙德發問。

然後拉蒙德答道。


「吃下去不就知道了嗎?」


……不,一般是不會吃可疑的東西吧。

是我的話,就算和蕃茄長得再像,也要先讓狗吃過再吃。


也有可能是很像蕃茄的其他植物。


拉蒙德真是個冒險家啊。


「陛下知道這種蔬菜嗎?」

「是啊。它的用途有很多」


也許是因為我前世對蕃茄過敏,所以不太能吃生蕃茄。

舌頭會感覺刺刺的。

但並沒有出現蕁麻疹又或者腹瀉的情況。


不知道什麼原因,只要加過熱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我不知道這個身體會不會對蕃茄過敏,但因為前世接受不了生的所以不吃。


然而……


「蕃茄沙司、蕃茄醬、乾燥蕃茄都很好吃。料理的變化也會增加」


「那真是太好了!」


拉蒙德好像有點開心。

但是,硬要說的話也就這些做法了。


終究也只是蕃茄。


蕃茄在沒有雨水的情況下會成長得更美味,在夏天降雨量少的阿黛爾尼雅半島,可能是一種容易培育的蔬菜。


「嘛,蕃茄的事到這裡吧。讓我們就今後的方針商量一下吧」



必須要召集所有主要家臣。




「那麼,今天召集大家是為了決定今後的方針」


我環視召集過來的家臣們。


拉蒙德、巴爾特羅、伊亞。

隆、羅茲瓦爾德、古拉姆、索韻、露露。

尤利婭、忒特拉。


以上成員。


他們是跟我一起完成中央集權化這個最終目的的人。


「為了有效利用這次得到的一千塔蘭托資金,必須認清要做的事情。首先要處理的課題是臣民權的問題」


也就是說,完全解決拒服兵役(罷工)的問題。


「確實,臣民權是……法律上的平等和財產的保障。以納稅、兵役的義務來交換,對吧?」


我對拉蒙德的問題點了點頭。


「臣民權正如字面所示,所有人民都是在我支配下的東西。……也就是說,版籍奉還是必要的」

(譯注:版籍奉還是日本政府於明治2年(1869年)實行的一項中央集權政策。意指各大名向天皇交還各自的領土(即版圖)和轄內臣民(即戶籍)。 來源:維基百科—版籍奉還)


制定法律並不是那麼麻煩的事情。

只是將現有的習慣法明文化而已。


問題是如何將那法律,和作為代替的兵役義務推廣到全國。


豪族擁有土地的支配權,和對人民的命令權。

必須把這些全部回收,置於我控制之下。


羅薩伊斯氏族已經完成了版籍奉還。

先例已經存在。


問題是如何將其強加給其他氏族……


「感覺內容很模糊啊。但即使只是名義上,也要這樣做。……先對迪貝爾氏族施行懷柔政策吧」


在我的政權中最吃虧的氏族就是迪貝爾氏族。

他們被削減了很多領土,並且為了向我表示忠誠而向我提供了很多士兵。


他們的財政應該快要崩潰了。


首先,向他們保證會代為償還債務,即使是名義上也要他們版籍奉還。

那樣的話,阿斯氏族也不得不仿效。

然後,就能在全國實施統一的稅制。


「問題是會被認為是王家奪取他們的土地。豪族會對自己的土地被奪走表示拒絕。父親也曾為此作出了不少努力……」


尤利婭喃喃自語。

問題就是這個。


王家的力量太強的話,會刺激豪族們。

有沒有什麼高明的狡辯方式呢……


「設立國有地如何?」


忒特拉開口說。

國有地?


「將阿爾姆斯私人領地作為王家直轄地,與國有地和莊園分開就可以了。豪族自古以來就擁有的土地作為莊園保留下來,除此之外的支配地作為國有地來處理。和王家直轄地不同對待。我覺得某種程度上可以抑制住反感」


也就是說……

將王室資產和國庫分開嗎。


制度上好像會混亂起來……

考慮到將來只要忍耐一時,也許還不錯。



「新取得土地的分配好像會很混亂呢」


巴爾特羅指出了問題點。

戰爭中獲得的土地,是王的東西?還是國家的東西?


這是個很麻煩的問題。

就我而言想要成為王的東西,但肯定會有人出來抱怨吧。



「嘛,成為國有地就可以了」

「可以嗎?」


拉蒙德歪了歪頭。

對我爽快地決定這件事感到不可理解吧。


「即使分配出去也沒有什麼分別」


王室資產是我可以自由使用的錢,國庫是沒有元老院或者豪族會議的議決的話,就不能使用的錢吧?


反正豪族們會成為貴族聚集在中央,作為元老院議員參與政治。

這樣中央集權化就成立了。


那就沒問題了吧。


我並不是想讓權力集中到王身上。

我是想讓權力集中到中央政府。

在某種程度上分散權力,相互抑制效果更好。


現在這樣做就足夠了。


「作為代替,軍隊全部由國王掌握。手握軍權才有話語權」

「如果您是這樣想的話……我明白了」


拉蒙德似乎理解了。


然後是……


「臣民權……臣民權擁有者的權利和義務,除了政治以外一切都是平等的。具體的法律問題之後再討論……問題是要如何處理說不需要臣民權的人,以及外國人」


難道說讓法律對奇利西亞商人們不適用嗎?

可不能這樣。


「其實我已經考慮了具體的內容。畢竟一開始說這件事的人是我」


我這樣說著,彈響手指。

於是,在我身邊等待著的阿莉絲向全體人員分發文件。


總結一下文件的內容,就是這樣的感覺。



『臣民權』


・義務


 直接稅 兵役

 間接稅 銷售稅


・權利


 國法的保護

 財產不可侵犯

 利息限制在一成以內

 廢除債務奴隸制(可以自行破產)

 向意見箱的投稿


 獲取條件


 成年男性。咒術師執照持有者。由擁有臣民權的父母所生的孩子。與擁有臣民權之人結婚者。

解放奴隸的孩子。國王授予者。


※地稅在名義上廢止。但是,作為租地費徵收一成。


『國民權』


・義務


直接稅 收入一成(不分農業、商業) 兵役

間接稅 銷售稅


・權利


國法的保護

財產不可侵犯


獲取條件


阿黛爾尼雅半島上羅薩伊斯王之國的全部自由民。(取得臣民權者除外)



『外國人』


・義務


基本上沒有。

但是,停留一年以上的情況下,徵收人頭稅(根據資產變動)


・權利


國法的保護(有限制)

財產不可侵犯(有限制)


備注……根據情況,有可能沒收財產。



「這樣的話感覺怎麼樣?」


我向眾人發問。

眾人都抱著一副思考困難事情的表情呻吟著。


我個人認為這樣不錯。


首先,對本土的全體國民授予臣民權。

對自治市的居民授予有限制的臣民權。


自治市除外交、軍事外,全面承認自治。

因此,不徵收銷售稅。


因為那是他們在自治上使用的費用。

如果徵收的話,實質上和強行要求上繳稅收是一樣的。


但是,不允許向意見箱投稿。

除此之外,也不承認今後會增加的政治權利。



另外,同盟市的居民也不承認擁有臣民權。

作為代替授予他們國民權。


國家和財產的保護、自治予以承認。

但是,需要繳納稅金。


這樣的話自治市和同盟市就不會互相勾結了。


自治市擁有受限制的臣民權這樣的自豪感,會看不起同盟市。


同盟市因承擔納稅義務而喪失力量,同時也開始憎恨自治市。


然後得到好處的是我。


另外,對自治市和同盟市的領導人們,作為特例授予臣民權。

讓作為領導核心的他們成為夥伴。


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發起叛亂的總是知識份子、有錢人等政治領袖。

沒有政治領袖的叛亂,與武裝起義沒有多大區別。只是暴動。


而且他們煽動群眾,是因為想要更多權利。

那麼從一開始就給他們好了。


這樣的話,冒著危險發起叛亂的好處就會大大減少。


再者,擁有臣民權的人只限於成年男性和咒術師執照持有者,因為有兵役的義務。







「陛下,可以問問題嗎?」

「可以」


隆舉起了手。

什麼問題都可以問。也許中間有什麼大的漏洞。


「為什麼把地稅名稱改變成租地費了?」

「因為在我國內設立了自治市、同盟市這樣的特別行政區」


同盟市比我國國民繳納同等以上的稅,所以沒有問題。

問題是自治市。


因為自治市的稅金全部免除,又給予了很大的自治權。


當然,為了自治需要金錢,為此他們徵收了地稅和商業稅。

負擔與我國國民相同。


但是,道路等基礎設施規定由國家來鋪設。

這是為了統一基礎設施建設,無論如何都需要的。


然而,許多平民卻與此無關。


用自己的錢,在沒交稅的人們的土地上建造基礎設施。

這並不是讓人心情愉快的話。


因此,改變了名稱。


僅僅這樣,印象就會大大地改變。

這就是語言藝術。


「其他人呢?」


於是,羅茲瓦爾德舉起了手。


「嗯…租地費是因為平民租借了國王領地或者是國有地而產生的吧?……也就是說,自治市和同盟市所擁有的土地不會產生嗎?」


「是啊,但還是有的」


乍一看,只有本土居民支付租地費,看起來很不利……

自治市和同盟市,因為是另外徵收地稅,所以負擔不變。


另外,自治市和同盟市的一部分土地是作為我的國王直轄地沒收的,自治市和同盟市的居民借了那塊土地的話,就要向我支付租地費。


「還有其他問題嗎?」


我環視四周。

好像沒有特別的反對意見和問題。



「那麼,這件事就先這樣決定好了。之後再慢慢把問題整理吧。接下來是……」


軍制改革嗎?

你的回應